Selection of excellent works

优秀作品选登

山河岁月,遗世家风

辽宁中医药大学 谷志超

祖父在文革时期是一位中学校长,他外出求学,后来背井离乡到陌生的地方生根发芽,将自己的一生都奉献给了那里——我的家乡。他一手创办了我的家乡唯一的那所中学,而且直至今日,学校虽几经翻盖,从最初的平房变成现在耸立的楼房,教学设备及教师团队的更新换代更自是不消细说,但校址一直都是最初的地方。最初的艰难早已无人谈起,祖父的名字大概更是早已被遗忘。

最初创办学校,经费十分有限。祖父在那样窘迫的条件下将一所初中开办起来。修建校舍需要跟盖房子的泥瓦匠一起搬砖砌墙,开始招生后既要管理学校的大小事务,也要给各班级上语文课,工资甚至无法使这一家上下衣食无忧,但劳累与困苦都没能使他放弃这份教书育人的事业。

祖父生有一身傲骨,虽文笔与口才都出色,但从不是长袖善舞之人。在那个时代,修齐治平是为深沉的君子之道,而祖父虽未曾一一做到,却也一身正气,无愧于社会,无愧于时代。文革时期,他被红卫兵抓去强制戴上用纸糊的高高的帽子,胸前挂一面锣去游街,自己边走边敲,接受着路人的各种侮辱。他始终不曾反抗,却是一言不发,目光坦荡,面无愧色。

晚年他身体变得极其羸弱,每天与药相伴,更多的时间他都在床上躺着,偶尔会跟我聊聊天,说起那个时代,他目光平静,语言中也没有太多的起伏,就像把别人的故事向我娓娓道来。在我这一辈,父亲母亲养育了三个女儿,但无男丁,祖父也算半个旧社会的人,但他从来都是跟我和姐姐们说:“生男勿喜女勿忧,女子亦可壮门楣。”到现在祖父已经去世六七年,每次想起他的音容笑貌,我都还是忍不住泪流满面。他一生历尽种种艰辛,连最后一抔骨灰也撒在了异乡,他一生漂泊在外,无人荫蔽,却从不后悔把自己这一生奉献给教育事业。

祖父一生站在三尺讲台上,诲人不倦。而与祖父相反,外祖父年轻的时候却是一身戎装,为了全民族的解放,甘愿穿行于枪林弹雨之中,抛头颅,洒热血。

外祖父在解放战争时期从军,那时他只有十五六岁,少年丧母,家中只剩父亲和一群姐妹。因为家中贫寒,在他七岁那年,母亲送他去给有钱人家放牛。那家人看他身形单薄,不肯收下,母亲跪在那人的面前,哭着说:“家里的粮食实在有限,我让他出来,也是希望孩子能吃一口饱饭。他虽然长得瘦小,但做活细致认真,请您收下这孩子吧!”从那一年之后的很多年,外祖父都没怎么回过家,连过年也是跟这家人一起。所幸祖父确实勤勉老实,故此很受善待。

当兵的那些年是最值得回忆的岁月,外祖父今年九十三岁,耳不聋眼不花,性情乐观豁达,晚辈们都喜欢跟他聊聊天,下下象棋。外祖父跟我讲,那些年他们曾经步行去了中国的很多地方,从北到南,又从南到北,他们的足迹几乎遍布大半个中国。头部和胳膊都中过弹,至今里面还有子弹片的印记;也曾眼看着自己前方几米的战友被炮弹炸死,连尸首都不完整,他背着牺牲的战友回到驻地;也曾盖着没有一点棉花的几乎算不上被子的行李度过一个又一个无法安然入睡的夜晚。但是他从未想过退出或者逃跑,他深知,这些苦难,能为中华民族带来一番不一样的新天地,他知道,一切都值得。

战争结束,拒绝了首长的挽留,回到家乡,在县城的国营煤业公司当一个处长,文革时期辞职离开,回到乡村耕田种地。拜时代所赐,将他性格中“出世”的一面,抛进“入世”的漩涡,横加历练。他的铮铮铁骨从未变过,只是将曾经的一腔豪情与热血都融进了这浩荡的山河与岁月,变得愈加坚忍而柔和。这九十三年的生活里,外祖父从来都是一个正义的人,不畏强权,更不恃强凌弱。

虽经历不同,但祖父和外祖父都尝遍了这世间的酸甜苦辣,将这苍茫天地间的一切都洞察一清。他们从未说出过什么能够口口相传、动听的家训,却在他们一生的经历中写满了对子孙后代的训导与叮咛。我想他们留给我的家训大概与都相似:尽管生活艰难,当有一颗处变不惊的淡泊之心;无论时代如何,当有一颗善小亦为之的向善之心。不因别人的侮辱而自轻自贱,在受尽磨难之后依然坚守一颗豁达之心。无论富贵或贫穷,当一生自强不息,不改初心。

其实看到家训这两个字,一时间脑海里并没有什么朗朗上口的格言可讲。然而仔细想来,我的家训大概早已一代代传承下来,融入在我父亲母亲的言传身教中。我的家中并无一丝一毫重男轻女的痕迹,虽家中十分拮据,但我和我的姐姐们都完成了学业。我的父母都不善言辞,却在日常的一举一动中向我们传达着家风的宝贵内涵。那些年艰难的岁月我其实都历历在目,吃穿用度在同龄人之间都是最差的,但这些年我的父亲母亲一直辛勤劳作,家中的情况也日渐好转。

而我和我的姐姐们,虽生在这样一个清贫的家庭,从小没有任何机会学习那些特长,但我们从没觉得自己比别人差。只是一直努力,为自己的未来,也为了让父亲母亲在晚年能过上安逸的生活,聊以安慰这为女儿们劳碌的半生。我和我的姐姐们也必将会继续传承这无声无形的家训,这些家训于时代而言或许如飞鸟击空,断水无痕,与我的家族而言,却是代代相传的珍宝。我们也必将使它得以延续和发展,而不是随着时光流逝淹没在这时代的洪流中。


谷志超
辽宁中医药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