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lection of excellent works

优秀作品选登

积善之家,必有余庆

大连外国语大学 郭佳鹤

提及家训,我很想与大家分享一下自己的所闻所感,但却一直苦饶于不知以何种方式说起,平铺直叙怕显得力度不够,九曲连环却又过于刻意,于是思来想去,我决定就像唠家常一样,闲谈一二。

­——题记

我姓郭,名佳鹤,我一直以为,我的名字是按照家谱来的,在我出生前,“郭佳”二字便是既定的,直到不久前我才知道,我只是跟家谱上的“家”同音,此“佳”非彼“家”,并且,家谱里是不会有我的名字的。我不解,为何家谱上不会有我的名字,我还要按照家谱上规定的起名字!我爸告诉我说:因为我是女孩儿,将来嫁人,就是外姓人,所以不能进家谱,而之所以还这么叫,是想让别人一听到我名字,就知道我是郭家人!

我知道他说的“郭家人”是什么概念,因为我偷看过家谱,“广、真、文、成、永,天、家、善、宝、长”,一代代人都是这么叫的,比如说提到“永”字,就是和我爷爷同辈的,就像我爷爷叫“永笑”,我九爷叫“永久”;提到“天”字,就是和我爸同辈的,就像我爸叫“天宝”,我老叔叫“天鹏”;所以,提到“家”字,就是我们这一辈的,就像我哥叫“家鑫”,我弟叫“家诚”,虽然我的“佳”和他们不一样,但是音同,别人一听就知道我就是郭家人!

按照家谱这样命名的,且是我见过的亲戚就有近百个,我爷爷他们村里过半的人都姓郭,我只有在文学作品中才见到过人丁如此旺盛的家族,比如白鹿原上的白家,但是据我所知,郭家并没有像“白嘉轩”一样的族长,也没有什么集体祭祀集体议会的事情发生,更没有什么明文的家规家训,那又是什么驱使这个家族经久不衰的呢?

不禁想起一件甜蜜的“麻烦事”:

在我家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就是大年三十午饭前,在祭拜过各种神灵后,要给长辈们磕头。我太奶还在世的时候,先是我爷给我太奶磕头,然后坐在一边,接着我爸他们去给我太奶和爷爷奶奶磕头,最后才是我以及和我同辈的人给他们磕头。小时候,我最盼望的就是去给他们磕头,并不是因为敬畏,相反,我只是把它看成一个理解不了、被迫接受且摆脱不掉的“麻烦事”,而之所以盼望,是因为给他们磕过头后,他们会给我红包!于是在我心里,这件“麻烦事”也沾有了甜蜜的味道。

后来,爸爸妈妈离开了老家,来到外地做起了小买卖,逢年过节正是生意好的时候,因而就很少回到爷爷家过年了,我九爷家的境况和我家差不多,所以每年都差不多是我们两家在一起过。令我印象最深的是去年!我记得在饭桌上,我九爷和我爸都喝得微醉,不知为何我九爷突然掉了眼泪。然后他给我十三太爷(我九爷的父亲)打了个电话,他说着说着就把手机放到了地上,道:爸,您听着,不孝老九给您磕头了!之后对着手机磕了3个响头!

那是我第一次想探寻磕头背后的意义!九爷酒后的一番话更是使我醍醐灌顶,他说:什么是孝,“孝”就是“老”字下面一个“子”字,就是儿女在老人膝下承欢,依偎在老人身边,不负了他的意愿,让老人顺心,而不是让老人挂念!老祖宗说的不错,孝,才是为人之根本啊……我仔细思索着生活中的种种,原来我一直苦苦寻觅的答案就在我身边,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影响着一代又一代的人!

其实自打我有记忆起,“孝”的观念就已经根深蒂固了。我记得,每次过年在春晚前,爷爷都会放《二十四孝》的DVD,在我还不会背《鹅鹅鹅》的时候,就已经知道卧冰求鲤、芦衣顺母了;我还记得,每次爷爷过生日的时候都会给太奶磕头,因为他说,生他之日,就是母亲的受难日……

我们家并没有明文规定到底该怎样怎样,但是“孝”却是铭记于每个人心底,因为老人们、长辈们都在身体力行地感染着我们小辈,我们不去探寻磕头到底是不是腐朽文化,是不是陈规陋习,我只知道,我们每个人跪下去,是因为尊,因为爱!

正如古人云:孝子亲则子孝,钦于人则众钦。磕头,也并不是简单的一跪二叩首,而是感恩,是敬畏,是一代代的传承!就像爷爷带动了我爸,而我爸带动了我!当然,并不是说只有跪拜才能表达自己的感恩,而是我的家人们,都把这种东西刻在了骨子里,跪拜自己的父母,已俨然成为最崇高的礼节!

所谓百善孝为先,“孝”,应就是我们家族最掷地有声的家训!

最后,借用《周易》中的一句话来结束此文,以作总结和警醒,即: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愿每个家族都能够人丁兴旺,家道中兴!


郭佳鹤
大连外国语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