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lection of excellent works

优秀作品选登

家史琐说

大连民族大学 白婷婷

那是一本土黄色的小册子,用牛皮纸精心地包裹着,上面还绕上了一条用牛皮做的小绳,整整齐齐地摆在祖先牌旁。泛黄的颜色,让这本小册子多了几分岁月沉淀的味道。为了不让香灰落在上面,奶奶还给它装了一个精致的木质小盒子,盒子上因这两个东巴文字——家谱。

爸爸翻开家谱,从太奶奶那辈开始讲起了白家的历史。当时的老四方街是茶马古道一个重要的驿站,自然而然地成为了一个最繁华的地段,摩肩接踵交易的,大多都是戴着瓜皮帽的纳西汉子,像太奶奶那样出门经商的女性,在那个年代是不多见的。当时的老四方街,当属太奶奶的那排商铺最热闹,赶马的马帮总会停下来在商铺里买上几戴烟丝和一些生活用品,对于这样的买卖,太奶奶总是以各种理由拒绝他们的纸币支付,而是“以物易物”,对于马帮来说,这样的交易方式是最难得却又是最需要的。因为经此的马帮大多都是从思茅将茶叶运输过来卖给土司,经过一路上的风吹日晒难免有些次品,而这样的次品只能赶马人自负盈亏。从各地过来的马帮听闻于此,便每年都会来太奶奶的商铺停闲几日进行交易。久而久之,被马帮称为绍乌阿奶”的太奶奶也常常被赶马人的队伍所钦赞。

太奶奶不仅经商,还开了一个家庭作坊,困难的乡邻是太奶奶雇佣工人的标准。煞牛皮纸等手工业,是需要大量的劳动力来支撑的,而当时大部分纳西族家庭的主营就是种地,到秋季收割时以卖农副产品为生,农闲时就会出现大批的闲置劳动力,每到农闲时期,太奶奶就会开始招致工人开始营业,将这些手工艺品售卖予经此的商人。但赚钱却不太奶奶经商的初衷,她毕生的心血一心只为支持太爷爷的教育事业。

祖上可谓是书香门第,从太爷爷那辈开始就致力于教育,至今祖坟上的墓志铭依然清晰地记载着先祖才智杰出的故事。

解放前,太爷爷就职于西南联大,也就是如今的云南师范大学,在校时深受师生的爱戴。当时,太爷爷与闻一多先生是校友,曾听奶奶说过,太爷爷在家时总会把闻一多先生的文章念给家中人听,还会让家中人随时发表自己的听后感悟,那时侯家里的气氛极为热闹。

听着奶奶的描述,我的眼前似乎出现了太爷爷儒雅谦和地与家人谈学论道的场景,家中有这样一位长者在,真是满堂清风啊。现今,家里还收藏着一枚闻一多先生的刻名印章,那是太爷爷回丽江时与好友闻一多的分别互赠品。太爷爷离开昆明后,便去往大理多载,辗转回丽江后就职于丽江地区第一中学,即当下的丽江市一中,一直任教至解放。

如此,爸爸从小就生活在一个充满书香氛围的家庭之中。听爸爸讲,太爷爷一向严厉,若是犯了错误,是逃不过太爷爷手里那把戒尺的惩罚的。正是这样的严格要求,爸爸从小就跟着太爷爷学习知识,他不仅跟着太爷爷学习汉文化,还在太奶奶的悉心教导下,把纳西族的传统文化牢牢记在了心中。什么节日该有什么样的祭祖活动,该从哪天开始,具体要进行什么事宜,节日当天该吃哪些特殊的饭食,要穿着什么样的服饰等等,太奶奶将这些“珍宝”一一传于父亲,而父亲又在潜移默化中将这些珍宝传至我们这辈。

祖上不仅致力于家中的教育,还十分支持家乡的教育事业。曾在家乡创建束河中学时,我们家族就拿地捐款,鼓励劳有余力者踏入课堂接受一些汉文化,学习汉语言,不局限于本民族的文化,不被一种文化禁锢了思想。因为我们家族的人始终相信,文化是一个民族的根,也是一个民族生生不息的源泉。

爷爷则与太爷爷不同,不喜诗词篇章,独爱物理学科,并且在理性思维方面表现出了异于旁人的天赋。由于在校时优异的学习成绩,爷爷一毕业就成为了一名水电工程师,一干就是一辈子。爷爷把毕生都贡献给了怒江边疆建设,殉职时,年仅四十九岁。突如其来的打击并没有击垮这个坚强的家庭,而是造就了一个更特殊的新的开始。到如今,7岁就丧父的爸爸,对于爷爷的突然离去却缄口不提,但我知道,爷爷对于爸爸的陪伴虽只有七年之短,但影响确是终生的。爸爸从小在奶奶和姑姑的照料与培养下,不负众望,实现了自己的愿望,在当地的建筑与设计界颇有名气。

爸爸自然也不会忘记太爷爷与爷爷一贯坚持的“传统”,每年都会拿出一部分资金赞助束河完小,设立奖学金,帮助那些在求知路上遇到困难的孩子们。

“忠厚传家久,读书继世长”,这句读来字字珠玑的古语是中国人千百年来智慧的总结,也是每一个忠厚人家书香门第教育子孙儿女最好的准则。一部家史,传承的是一个家族在时代更迭中动人的故事,更是一个家族乃至一个民族立世做人的优良风范!

 

白婷婷
大连民族大学